景戶湯

台灣人,這裡堆積用,主要貴族受和J承。
主更不在這

雜記

好想幫普奧辦婚禮喔……不用像米英那樣的世紀婚禮,或是花夫婦那樣的浪漫婚禮,普普通通的就好。普通中帶著神聖,卻不莊嚴,不以愛為名的感情。這兩人一直都是跌跌撞撞過來的。阿普親身體驗過,了解到永遠是不可及的,即便是他們這樣的存在也無法觸及永遠。

-

(以下是妄想)

當不了戀人的話,那就成為敵人吧。

個人覺得,從前的阿普想法是這樣的。在騎士團時代兩人應該偶遇過吧。拖著寶劍四處征討的阿普看見雪絨花組,明明也有著戍守邊界的義務卻這麼悠哉。看不過去的阿普親自指導他們如何打仗。

幾百年後見到強大的貴族(哈布斯堡,和親分結婚)與成為各國小弟的瓦修,阿普心情應該很複雜吧。


(另一個妄想)

-...

Jスン-Cliche

「想必你一定也不好過吧,真是難為你了。」

「……普普通通。老實說,我沒有想像中來的在意。」

「嗯~是嗎。到底要發生什麼事,你才會覺得那和你有關聯呢。我以為那傢伙結婚肯定會讓你大吃一驚。再這樣下去不行啦,好歹活的像個人類點吧。」

「反正最後都會忘記……只要能帶著回憶停止呼吸就夠了。」

*採用李承吉此譯名



他們彼此相信,是瞬間迸發的熱情讓他們相遇。

這樣的確定是美麗的,但變化無常更為美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Wisława Szymborska...

J歐爸沼民

塗鴉

普奧和奧受塗鴉太油了,之後再一起放上來,這邊是無CP串!

-

摔了YOI坑

想來找找同好......

喜歡Jスン!!跟スン受

勇受(主尤里勇、維勇)


想成為Jスン的守護神(合掌

普:「阿西阿西,幫我關門!我要和小少爺洗澡!」
墺:「……。」
獨:「哥哥……」




好久沒更了!!!

混個更新~


普奧-依舊是你 01

※舊文。

※這篇以前寫很認真,後來就斷在自己的失智。修改後會繼續接下去。

-


※不是國擬人。

先打個大概,之後再慢慢修。

腦裡很多畫面但就是沒辦法具現化

/


基爾伯特.拜爾修米特上校一直記得,幼時在慕尼黑的奇妙體驗。

13歲那年,1930。
父親升上中校而舉家遷至慕尼黑的茨溫利舊宅邸。
他們坐著軍用卡車,行李不多,大部分都是父親的資料和私物。基爾伯特有個年幼自己4歲的弟弟,他摟著他,以免一路上顛顛跛跛讓寶貝弟弟撞著了頭。基爾伯特的行囊只有一個小皮箱,為了騰出更多空位放置父親的物品,他扔了青梅竹馬送的餞別禮、從小到大的生日禮物、爸爸從北歐帶回的紀念品,只留下幾本...

普奧-彌賽亞情結 01

※舊文。

※我不知道以前在寫什麼,之後就沒後續了,有空會發重寫版,這篇舊文就放在這邊供大家嘲笑吧……


-


坑越開越多但是填坑速度越來越慢

※APH衍生,架空。

他好似朵高不可攀的花。

基爾伯特以齒摩咬著鉛筆,喀哩喀哩的,惹得鄰座一陣白眼,卻不敢開口阻止,只得調適心態忽略這聲音。

這是艾德斯坦給人的第一印象。
思付時,基爾伯特會慣性嚙咬筆桿。鉛筆側布滿咬痕,被啃的坑坑巴巴。幾絲木屑被咬了下來,基爾伯特以舌將之弄出,隨意吐至地板。他翻翻乾癟的筆袋,沒有另一枝鉛筆了,只剩下質感廉價的贈品筆,糟糕透頂。於是基爾伯特轉而咬起指頭。

台上講師彷彿在與自我對話,念著的課文按著節拍...

獨+伊/神伊-南風猶似喚君歸

第幾個了?距離他失去蹤跡的年頭。

菲利奇亞諾捻捻手中畫筆的毛頭,指腹染上 方才沾取的顏料,綠的。

將那綠抹至潔白的衣衫,菲利奇亞諾張開那 雙總是細瞇成縫的眼,深吸口沁涼的空氣, 無來由的感到鼻腔有些酸楚。

1806,兩百多年,其實菲利奇亞諾幾乎忘 了他的面容,只記得那人有雙碧藍的眼與耀 眼的金髮、以及總是穿的一襲黑。

查理消失後,菲利奇亞諾養出了個習慣,只 要時序運轉至此季,他會為他畫幅畫,關於 山坡、雛菊、教堂、風、叢野,什麼都好, 只是想再為查理多留些東西在這世上,神/聖/羅/馬/帝/國不復存在的世上。

查理常說自己畫的差勁,菲利奇亞諾總是笑 著告訴他,藝術是...

普奧-似是而非

※兩人不是國家的體現化。


_


維也納的隆冬十分寒冷。 儘管將全身裹的老緊,風仍能依著縫隙灌進衣服裡,它搔刮著皮膚,惹得路上行人無不一縮起身子,為的就是守住最後一絲溫暖。

基爾伯特口中哈著白煙,獨自走在維也納寒風喧囂的市街裡,他一手插在夾克的口袋,另一手拿著手機播號。輸入號碼、等待著對方的接聽,遲遲得不到回應後掛斷,再重新播一次號碼。也許他正在忙,彈琴或是準備甜點之類的,基爾伯特想。


難得自己來維也納拜訪,羅德里希卻不聞不問。 啟程出發當天還特地發了封簡訊告訴他,看來是被忽視了。 他從以前就是這樣的人,忽視自己的簡訊並不影響彼此間的感情,羅德里希的抗...

©景戶湯
Powered by LOFTER
  1/2